快播黄色最黄最生活网爱

快播黄色最黄最生活网爱BD高清中字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萨曼莎·玛西丝 杰森·贝盖 埃塞·莫拉雷斯 帕特里克·法比安 金·罗德斯 理查德·琼斯 D·B·斯威尼 保罗·麦克兰尼 约翰·鲁宾斯坦 约翰·普奇 

    BD高清中字

  • 科幻片 科幻 

    美国 

    英语 

  • 2012 

安兰德什么是资本主义

安.兰德:资本主义文明的守护圣徒 生平 安.兰德(ayn rand1905年2月2日,彼得堡 --1982年3月6日,纽约)原名艾丽丝.日诺维耶夫娜.罗森包姆(俄语:алиса зиновьевна розенбаум),俄裔美国哲学家、小说家。 兰德出身于彼得堡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是家中四女中的长女,从小就学会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九岁时就立志要以写作为终身职业。 与神秘主义和极权主义的俄罗斯传统截然不同的是,兰德自视为一个欧洲作家,尤其是在阅读了维克多.雨果(13岁时)的作品之后。从一开始安.兰德就反对布尔什维克革命。她家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后被抄家,父亲的药房被没收,全家一度陷入饥馑之中。兰德全家逃到克里米亚躲避战乱,几年后才重返彼得格勒---此时彼得堡已经改名为彼得格勒了,并进入彼得堡大学主修哲学和历史课程。 在彼得堡大学,兰德的主要兴趣在历史,其次是哲学和文学。兰德一直深爱西方的戏剧、音乐和电影,并因此喜欢上了美国的个人主义---她的活力与乐观主义同苏俄集体主义的衰颓、阴暗简直是判若云泥。因为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在苏俄的铁幕下自由的写作,兰德暗暗的下定决心离开苏联,去追寻自己的作家梦。 1925年兰德获得一个机会到美国探亲,在欧洲逗留数月之后,1926年元月抵达纽约。之后前往芝加哥和伊利诺依,半年之后兰德去了位于加州洛杉矶的好莱坞。在好莱坞的第二周,时年21岁的兰德认识了年轻的好莱坞演员弗兰克.奥康诺,两人一见钟情,1929年他们结婚,这段婚姻一直持续到50年之后奥康诺去世为止。 刚到纽约的她就被纽约市蔓延至地平线的摩天大厦建筑群所深深感动,后来她在小说《源泉》里这样写道: “我会愿意放弃世界上最壮观的日落场景,只为目睹一眼纽约市的摩天大厦建筑群,大厦蔓延直至纽约的天际,人类的意志力是如此明显。我们还需要什么信仰吗?我感觉到如果这里面临战争的威胁,我会将我自己抛身天际,以我的肉身去保护这一切。” 1934年兰德完成了她的第一部小说《我们活着的人》(we the living),主题是红色苏维埃暴政之下百姓苦苦挣扎残酷的生活状态,这是一本自传体小说,以她在红色苏联的亲身经历为蓝本。然而这部小说却屡次被出版社拒绝,直到1936年美国的麦克米兰公司和一家英国出版公司才答应出版。这部小说出版时正值罗斯福新政时代,经济大恐慌的巨大阴影仍然笼罩美国社会,公众对社会主义的同情达到顶点(有时被称为“红色十年”)。在这种思想氛围中,兰德这本有着强烈反共色彩的书虽然赢得知识界的好评,但在公众中受到冷遇也是可想而知的。 《我们活着的人》曾两次被拍成电影,1942年成功的通过审查在墨索里尼主宰的意大利公演,影片非常的成功。但观众很快便领悟到对抗法西斯主义和对抗共产主义根本是同一回事,因此迅速的被纳粹禁止了。 1935年兰德开始构思小说《源泉》。《我们活着的人》是一本政治小说,而《源泉》则是一本伦理小说,历时七年方才完成。这本书曾先后被十二家出版社拒绝,但在1943年最终出版之后却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六年之内就卖出了六百万本,而且一直保持着每年十万本的销售量。《源泉》的成功为兰德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名声和财富,也使得兰德成为美国个人主义的倡导者,并因而声名大振。 1947年兰德被召唤作为对政府有利的证人到“非美调查委员会”作证。当时兰德已因坚定的反共立场而闻名好莱坞。她本打算指证两部电影,一部是:《苏联之歌》(Song of Russia)另一部是:《我们生活中最美好的时代》( The Best Years of Our Lives)。第一部电影制作于二战期间,正面宣传红色苏联人民的“幸福生活”,其目的很明显是要让美国公众对在战争期间与苏联结盟感到安心。而第二部制作于战后,获得过包括奥斯卡最佳摄影奖在内的数个奖项,很受大众欢迎,非美调查委员会的一些成员觉得指证这样一部受欢迎的电影风险过大,因此兰德仅被允许对第一部明显是政治宣传的电影作证。 她以自己在苏联生活时的亲身经验,指责《苏联之歌》过于美化苏联人民的生活。兰德指出这部电影刻意掩盖和美化了当时苏联真正的社会经济状况以及普通老百姓在红色苏联的生活。除此之外,她相信美国即使是为了打败纳粹德国而不得不和苏联结盟,也不应该这样虚构苏联生活的正面景象:“如果我们有好的理由、如果这正是你所相信的,那好,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真相?承认它是一个专政国家,但我们想要与之结盟。承认撒旦是有其价值的,如同丘吉尔所说的,这是为了打败另一个邪恶的政权——希特勒。这些都是很好的理由。但为什么要掩饰俄国的真相呢?” 多年以后,被问到关于这次听证会,兰德形容它是徒劳的没有实质性成果的。她同时也为针对非美调查委员会调查好莱坞布满苏联间谍的指控辩解说:“言论自由的原则要求......我们不能越过法律禁止(共产主义者)说话,但是言论自由的原则并不意味着我们有义务以牺牲我们自身的利益为代价,去支持那些倡导旨在毁灭我们的(敌人)。” (关于这次听证会的内容,参见:http://www.noblesoul.com/orc/texts/huac.html) 1946年,安.兰德开始着手写她最雄心勃勃的也是最有代表性的小说《阿特拉斯耸耸肩》(Atlas shrugged)。为此兰德一家于1951年搬到纽约,从而得以全身心的投入小说创作中。历时十一年,1957年由兰登书屋出版,立即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部小说最完整的表达了兰德的文学和哲学观点,在《我们活着的人》和《源泉》中发展出来的政治以及伦理的主题包括:形而上学、认识论、经济学、心理学、以及关于爱与性的哲学,都被整合进了这本书中。这也是兰德的最后一本小说,此后兰德转向非小说类的写作。 《源泉》和《阿特拉斯耸耸肩》的成功为兰德赢得了大量的崇拜者,这其中就有后来成为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她的读者对这两部小说中的表现出来的个人主义哲学极度着迷,并促使她从小说向非小说类转向,并逐步的让她的哲学系统化。 从1962年到1976年,兰德致力于建立她的客观主义哲学,这期间出版了9本non-fiction类的著作,并举办了一系列的讲座。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以下四本著作 :《自私的美德》(伦理学),《资本主义---一种未知的文明》(政治学和经济学),《客观主义认识论导论》(详细的阐述兰德认识论的概念),《浪漫宣言》(美学)。 70年代兰德曾试图安排留在苏联的亲人前来美国,但最后没有成功.兰德的小妹诺拉73年曾短暂来美,但最后选择了回到苏联,令兰德非常的失望。此后兰德的健康恶化,并患上了肺癌,尽管治疗比较成功,但她的丈夫在1979年11月9日去世给她很大的打击,1982年3月6日于纽约市34号街的家中因心脏衰竭去世。被埋葬于纽约州瓦尔哈拉(Valhalla)的肯西科公墓(Kensico),许多追随者参加了她的葬礼,包括阿伦.格林斯潘。 客观主义哲学和客观主义运动 兰德后来把她的哲学称为客观主义哲学,这种哲学主张存在着一个独立于心灵之外的客观世界(实在论),而个人透过理性与经验最终能够获得关于外部世界的知识。 兰德把她的哲学建基于三项原则之上: 1、“存在”本身存在(Existence exists) 2、意识存在(Consciousness exists) 3、存在即本体(Exisitence is identity) 第一项原则确认毕竟有某种东西是确实存在的,类似于勒内.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而一旦认识到某些东西的存在,就指明了意识的存在,亦即外部世界并不是因为人的意识而存在的,它是独立于人的意识而存在的。第三项原则是说所有存在的东西都有一个本体,即它可以通过一定的属性来定义。用兰德的话讲就是“A”就是“A”,这一信条构成兰德形而上学的基石,颇有几分类似笛卡尔的第一原理,而兰德的哲学就植根于其上。 兰德本来打算把自己的哲学命名为存在主义,但那时候存在主义已经是一个名头很响亮的哲学运动了,故兰德最终选择了客观主义这个标签。 兰德极为推崇古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视后者为最伟大的哲学家,虽然后来兰德不同意亚里斯多德的伦理学中的一些重要观点。 1950年兰德搬家到纽约,成立了一个客观主义团体,并起了一个反讽意味十足的名字:安.兰德集团(The Collective)成员包括格林斯潘,还有一位年轻的心理学系学生纳撒尼尔.布兰登(后来成为客观主义运动的重要人物)。最初每周末在兰德家聚会,讨论客观主义哲学,后来这个团体不断扩大,成立了纳撒尼尔.布兰登研究所(NBI)。在60-70年代这个研究所在全美四处举办演讲会和教学活动,并创立了自己的报纸---客观主义者报(The objectivist),以及理性(reason)杂志。 伦理学 兰德伦理学的核心是基于理性的利己主义,以反对传统的利他主义伦理学---兰德称之为奥古斯特.孔德(法国启蒙哲学家,实证主义哲学的创始人)的利他主义。利他主义者声称,为他人的利益而采取的任何行动都是善,为自己的利益采取任何行动都是恶。 对此,兰德争辩说:由于大自然没有给人类提供自然而然就生存下去的方式,由于人类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努力来养活自己,因此,如果关心自己的利益是罪恶,那就意味着人渴求生存的欲望是罪恶---照此说来人的生活也是罪恶.再没有比这更邪恶的信条了!(《自私的德性》P.3) 兰德把她的伦理学的基本原则定义为:正如生命本身就是目的,同样,每个活着的人自身也是目的,而不是实现他人目的或利益的手段。(这一思想源自康德,令兰德和她的信徒们尴尬的是极为鄙视康德哲学的她并不知道这是出自康德。布兰登夫妇后来证实说,兰德在哲学方面阅读面很窄,也不够深入。)因此人必须为自己而活着,既不能为他人牺牲自己,也不能为自己牺牲他人。而为自己而活着,意味着追求自己的幸福是人最高的道德目标。(听起来像是伊璧鸠鲁伦理学的现代回响) 兰德早年非常推崇尼采,尤其欣赏尼采对人的个人潜能的崇敬以及他对基督教和康德哲学的强烈厌恶。只是后来兰德正确的认识到尼采哲学的核心是强权即真理之后,她开始排斥尼采。但在《源泉》二十五周年纪念版的序言中,兰德还是援引了尼采的名言:道德高尚者必怀有自尊。 兰德对康德哲学的厌恶是基于康德的先验唯心主义哲学认为:本体世界(物自体---先天综合判断)是无法为人的理性所认知的超验的唯心观念,兰德视之为摧毁近代文明的怪兽。兰德的客观主义认识论把理性视为最高的善,理性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客观世界。然而康德虽然主张存在着不能被人的理性直接认识的先验综合判断,他却远不是非理性的,事实上作为启蒙之子的康德以他的理性主义而享誉哲学界。康德静悄悄的“哥白尼似的”思想革命对欧洲的影响甚至于超越了血流成河的法国大革命,深刻的影响了欧洲历史乃至世界历史的进程。 经济和政治观点 兰德的经济学思想主要来自旅美奥地利经济学大师路德维希.冯.米塞斯,通过米塞斯和奥地利学派兰德成为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的坚定信徒。兰德对推动米塞斯在美国政治上受到重视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在政治上兰德显得有点特立独行,自由主义者说她反动(尤其对她1947年作为有利于政府的证人出席非美调查委员会的听证耿耿于怀),保守主义者说她激进(兰德的崇拜者永远不会原谅保守主义的旗帜人物W.F.巴克莱在《阿特拉斯耸耸肩》刚出版时所给予的恶评),共产主义者则抨击她强烈的认同资本主义,教会攻击她是无神论者,女权主义者一度拿她当榜样,但她们很快就失望的发现兰德并非她们的同路人。 在布尔什维克的残暴统治之下生活过的兰德极为痛恨各种各样的极权主义,尤其是共 产 主义。没有任何人有权利透过暴力或诈骗夺取他人的财产、或是透过暴力把自已的价值观强加给他人,---在《自私的德性》一书中兰德如是说,明显是针对列宁主义通过国家机器对个人财产和人的尊严的肆意践踏。 另一方面兰德在学生时代就对美国社会中充满活力的个人主义极为着迷,美国社会基于自由市场经济之上的价值观,彻底的尊重个人的权利,虽然她还远非兰德理想中的社会,但却实实在在的代表了人类的未来和希望。 70年代她在西点军校的毕业典礼上向学军校毕业生们发表演讲时说:“我可以说这绝不是爱国的陈词滥调,而是基于完整的形而上学、认识论、伦理学、政治和美学的智慧基础上说,美利坚合众国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最高贵、和在最初的建国原则上唯一道德的国家。” 兰德认为,如果人们试图生活在一个和谐的、有理性的社会中,他们就要接受这个社会的基本准则,这个基本准则就是对个人权利的强调和主张。承认个体的权利,意味着承认并接受人类为了有尊严地生活而得到其本性所需要的条件。文明社会的先决条件是禁止在社会关系中首先使用暴力。如果一个社会不能够为它的人民提供保卫自己权利的武器,那么,就将使每一个公民都武装起来,把自己的家庭变为堡垒,并且向每一个经过家门的陌生人开枪,这样,社会就会处在巨大的危险之中。 除非法律所禁止,个人有权利做任何他想做的事;而对于政府官员来说,除了法律允许的之外,他不能做任何其他的事。这就是把权力置于权利之下的原则,也是美国关于“政府是法律的政府,而不是人的政府”的理念基础。布什总统演讲中关于美国政府和总统本人是被关在笼子里的言论即是出于兰德的这一观点。 因为保护个体权利是政府的唯一目的,所以政府立法必须遵循的准则就应当是:所有的法律都必须基于个体权利之上,都必须为了保证这种个体权利的正当实现。人的权利绝对不能够被另一个人或另一个集团单方面所控制。 政府是人类权利的最大威胁,它具有使用强力对付手无寸铁的公民的法律垄断权。如果对政府不能进行有效限制,政府就是人类最危险的敌人。 在《政府的性质》一文中安.兰德具体的描述了这样一种社会状况:“政府不再是人们权利的保护者,而是成为最危险的侵犯者;不再是自由的保护者,而是建立一种奴役的体制;不再使人们免受武力的威胁,而是首先使用武力对付人民;不再是人们之间关系的协调者和基于社会准则的服务者,而是成为用威吓和恐怖手段控制人民的工具;它不倚仗法律,对社会的支配来源于官僚机构的任意决断……我们发现了一种奇怪的颠倒:政府可以做任何它想做的事,而公民只能在得到政府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做。”(这分明是在说我们呐 ) 安·兰德据此认为:“这是人类历史上由野蛮力量控制的最黑暗的时代。” 兰德与卡尔.波普尔,路德维希.米塞斯,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米尔顿.弗里德曼一道,成为二十世纪自由至上主义(libertarianism)运动最著名的人物,正是他们对资本主义文明的坚定信念和对自由的清晰阐述在思想上扭转了一度甚嚣尘上的集权的社会主义思潮。 批评性的结语 兰德极为推崇理性,但当她试图以超理性的行为方式控制自己的生活时,却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她对人的心理的认识是狭窄并且是有严重缺陷的,她安排了纳撒尼尔.布兰登和芭芭拉.布兰登的婚姻。即便如后来芭芭拉所说的那样,她和纳撒尼尔之间起初并没有感觉。他们对于婚姻彼此都感到焦虑,在兰德看来这是非理性的---这在客观主义者中间是一个严重的指控。 后来兰德试图与纳撒尼尔保持一种“理性”的love affair,这让布兰登感到非常不安,尤其是两人当时都已婚。布兰登果断的结束了这段不伦之恋,这让兰德非常的生气,愤怒的将他逐出了客观主义运动。此后兰德亲自掌控这一运动,讽刺的是在她的掌控之下,客观主义越来越走向它本来极力反对的集权和专制。 另一件影响到客观主义运动的事件则是: 当兰德得知经济学家穆瑞.罗斯巴德(米塞斯的弟子)的妻子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时,她几乎是以命令的口吻对罗斯巴德说,如果在六个月内裘依(罗斯巴德的妻子)不能醒悟,成为无神论者的话,罗斯巴德就应当同她离婚!!这令罗斯巴德非常生气,他觉得这样的行为简直是“非理性”到极点,因而是完全令人无法容忍的粗暴之举,并从此疏远了兰德,后来还写书猛烈的抨击兰德和她的客观主义运动。 这一系列事件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富于教益的案例,即人的理性是有某种限度的,人如果狂妄到以为自己的理性无所不能,最终生活会惩罚他/她的。



阿特拉斯耸耸肩2怎么样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弊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