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菊花怎么这么松

外国人菊花怎么这么松 BD超清中字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外国人菊花怎么这么松 》推荐同类型的剧情片

如何评价《闪光少女》宣传团队下跪事件

没有用电影本来就很差浮于表面的闪光文/梦里诗书音乐本是没有国界之分的,二次元的世界也并不是如同导演臆想的那般另类,但在《闪光少女》中,不论是将二次元刻意的划分为另类去编排也好,还是将民乐与西洋乐进行对立也罢,以此所矫揉造作呈现的故事,着点的燃情,又能拿什么去得见青春的真挚呢?!在看《闪光少女》时,其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部日本电影《摇摆少女》,同样是正值花季的青春少女,同样是阴差阳错的音乐梦想,抛开电影二次元的附加,两部作品是尤为相似的,但与后者不同,在《摇摆少女》中不论是音乐梦想的缔结,还是情感徐徐道来的酝酿,都令人能去接纳那音乐与梦想的糅合,但在《闪光少女》中,却让人很难去看到这种真挚淳朴的内在。首先《闪光少女》给我最直观的感受,不论是民乐也好,还是二次元也罢,这些东西更像是被导演贴在演员身上的标签,种种刻意造作的剧情展开,对民乐和二次元符号化的堆砌,只是在不断的去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并且电影自身也并不理解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二次元与民乐,二次元既不是让一个演员整天穿着如同巴啦啦小魔仙的衣服,民乐也更不是拿读了多少遍《中国通史》来卖弄自我的标榜。在这种符号化的堆砌中,电影也俨然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其几乎无法去树立一个真正有血有肉的人物,所有的角色俨然都成为了电影展现矛盾张力的道具,这种矛盾是什么呢?就只是将民乐与西洋乐刻意的对立起来,在这种对立中,电影所做的只是一再的贬低西洋乐,而树立对民乐的推崇,还弄出了一场中西对决来让民乐去大放异彩,殊不知这种做法,实则与那些歧视西洋乐的学生又有何异同呢?一个好的青春故事并不需要一个又一个噱头的叠加,执着于民乐的青春,钟爱于二次元的青春,其实都可以呈现出一段关乎梦想的燃情所在,但电影却并没有能攫取这种真正源于青春的光芒,而只是徒有其表的让人看到了些许浮于表面的闪光。



闪光少女为什么要加日本元素的二次元

浮于表面的闪光文/梦里诗书音乐本是没有国界之分的,二次元的世界也并不是如同导演臆想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