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凶陷阱2022

追凶陷阱2022HD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艾莉莎·米兰诺 
  • 莫妮卡·米切尔 

    HD

  • 悬疑 惊悚 恐怖 

    美国 

    英语 

  • 2022 

追凶陷阱2022相关影片

《使命召唤6》里有一关叫“千里追凶”,肥皂他们为什么要去贫民区?那个“凶”又是谁?为什么要追他》

肖恩-康纳利 本名: Sean Connery 生日:1930年8月5日 出生地:苏格兰,爱丁堡 主要作品: 《诺博士》(007系列)、《铁面无私》、《勇闯夺命岛》、《偷天陷阱》



有知道于荣光有一部下阴曹追凶的电影叫什么??

是不是“第七座墓志铭”?片名:第七座墓志铭 别名:墓后追凶 类型:涉案 所属地区:国产 语言:国语 时长:24集 上映: 2006年[编辑本段]主创人员 导演: 黄文利[编辑本段]演员名单 于娜 于荣光 修庆饰贺飞 米学东[编辑本段]剧情梗概 国家利益的背后,杀机暗涌,以国门的名义,蓄势待发,特级国宝引出幕后真凶,陈年命案引发重重危机。 血腥的暗杀,残忍的凶手,无耻的贪婪,阴暗的陷阱…… 月黑风高的夜晚,关家族长关少雄的无头尸体镶着金头秘密下葬,打造金头的匠人手指及理棺的众人都神秘死去,从此桃花涧留下了金头复活人的传说。贺飞从小听到这个传说后,就经常做着同一个噩梦。在他的梦境里,复活的金头在不停地追赶着他,他一路狂奔,却始终无法逃脱。 二十年后的贺飞虽然成为一名出色的刑警。但这个噩梦依然会搅得他在工作中出差错,在一次解救人质的过程中,罪犯手腕上的金鱼有被太阳照射后,折射出光束照向了贺飞的眼睛,致使贺飞又想起了恶梦中的金头,他慌乱中开了枪,几利射中了自己的同事。为此,局长放了贺飞长假,让他回老家腾越镇休假……[编辑本段]分集剧情 第一集 故事是由七八十年前的一个传说演变而来,相传几十年前有一姓关的族人----关少雄下葬时由于身首各处并做了一颗“金头”随身葬下,而且这个金头人还常常复活,几十年来这个传说一直影象着这个边陲小镇-----腾越镇,同时也影象着本剧的男主人公-----贺飞。 记忆一直伴随着这个坚强的男孩在痛苦和挣扎中度过,并且经常做关于这个传说的噩梦。酷爱画画的他长大后阴错阳差的做了一名刑警。在办案中自己的搭档----陈梅被犯罪嫌疑人作为人质,解救搭档的同时贺飞朝犯罪嫌疑人开枪,犯罪嫌疑在慌乱中开枪打中了刑警队长----赵对长。一向心直口快的赵队在事发后认为贺飞的举动非不正常,并找心理医生治疗,同时向局长汇报了贺飞不适合再当刑警。稳重老练的局长坚决反对赵队的意见,二人经过一番争论后局长决定自己直接来领导贺飞。 贺飞对安排心理医生一事看为是对自己的歧视,一气之下向局长请假准备回老家腾越镇休假。贺飞的妻子贺小雪一直认为自己丈夫不适合做警察而是应该画画,这次贺飞回老家她也认为并非回家修养,而是为了回家找和他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刚刚离婚不久的关天晴,贺飞回到了抚养自己长大的贺氏家族的族长----贺十三身边,同时听村里的傻小子山耗子说后山死人了,这件事情也惊动了腾越镇的另一大家族的族长----关承山。经过贺飞察看后感到死着刘鼎和当年自己父亲死时的状况完全一样。 第二集 贺飞怀疑自己的父亲当年是去盗关家的墓,十三爷极力反对贺飞的说法,贺飞以老同学的名义来到天晴旅社看望关天晴,无意中贺飞看到当年自己给关天晴画的画像并且说起了往事。 小镇上唯一一部电话在关氏族长关承开的小店里,住在旅社的黑子在和城里什么人通话,老谋深算的关承山注意着这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神秘的黑子成了唐虎的注意对像,唐虎告诉贺飞刘鼎死的时候黑子和刘鼎在一起并引起了贺飞的怀疑,在贺飞的严厉询问后黑子说出了真相并把刘鼎死时给他的一张地图交给了贺飞。 贺飞的妻子贺小雪带着一名华侨----汤米,回到小镇说是搞开发旅游。黑子到后山想问问发现尸体的山耗子,正好碰上为关家看守祖坟也是耗子的养父----莫采石。 贺飞来到旅社暂住,贺小雪认为贺飞是去找老情人关天晴,小雪感到汤米对死者瘤鼎颇为关心并加以警告。小雪来和情敌关天晴叙旧坐了冷板凳再加上丈夫对自己的不理解感到极大的委屈。 关天晴的母亲韩月芳听说贺飞住进了旅社感到无奈。 第三集 关氏族长的女儿关天云,电视导演骆少峰,二人来后进了黑子房间引了贺飞的注意。骆少峰表示和警察住在一起万事要小心,并且让黑子尽快把刘鼎的图再画一张出来。 贺飞问十三爷图纸是否是后山,仔细观察后的十三爷说是不是后山只要关承山一看就知道,。关承山否认说贺飞手里的图是后山的地形图,准备离开关家大宅的贺飞遇到来为韩月芳送药的莫采石,看着老莫的背影贺飞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骆少峰在分析拍摄计划。关天云到堂妹关天晴房间里试着打听着贺飞的来意,几个打着所谓拍电视的人物开始了第一步的计划。 天晴带贺飞来到后山,二人的行踪被去后山拍摄的关天云等人看在眼里,几个心怀鬼胎的电视人迅速回到旅社。贺小雪陪着来搞开发的汤米在进行考察,聊天中汤米说出了自己想利用天晴来说服关家族长使自己开发后山,小雪讲述了自己的看法是一个离婚女人对关家人来说是极大耻辱在关家根本说不上话,同时也讲了当年自己的丈夫和天晴私定终身遭到关贺两大家族反对的原因。 天云看到小雪来找贺飞并把后山的事情告诉了小雪,小雪在下山的路上劫住了天晴和贺飞并发生了新的冲突。 第四集 贺小雪误认为二上后山约会并羞辱了关天晴一番,小雪不听解释并把唯一破案的线索后山地形图撕碎,贺飞在激动下打了自己的老婆。 汤米找到了关天晴的母亲并把自己要开发后山的事情说给了韩月芳,韩月芳表示开发后山还要找天晴的叔叔好好谈谈,受到侮辱的天晴回家得到母亲安慰,汤米把天晴陪贺飞上后山的事情说了出来,在韩一在追问下天晴赌气说是和贺飞上后山约会了。 十三爷到旅社找贺飞为小雪出气并用从小教育贺飞成长的烟袋杆暴打贺飞。十三爷想和天晴谈谈,天晴极力顶撞十三爷使得十三爷把用了多年的烟袋撅成了两节。 骆导演和黑子分头行动,可是在二人背后有个人影也偷偷尾随,骆导演来到看守关家祖坟的莫采石小屋附近看到莫采石和山耗子在睡觉,另一个方向传来黑子惨叫的声音,顺着声音的寻找黑子时发现了黑子画的那张图,惊恐中骆导演把随身带的电子记事本掉在了地上。汤米在黑暗中回到旅店被在旅社的关天云发现。关族长嘱咐大嫂看管好关家族谱。 骆导演天云和往常一样叫黑子起床时发现黑子不在房间,贺飞并询问了昨天晚上黑子的情况,谈话中在一旁干活儿的唐虎说从昨天晚上就没看见黑子在房间。 第五集 骆少峰准备收拾行囊回城,发现自己的记事本不见了便约天天云上后山寻找。贺飞为了给十三爷再做个烟袋并且上后山砍竹子,天云骆少峰遇到了贺飞。 乡亲们议论小雪带汤米来开发后山是为了把关家人赶下后山,为了不让腾越镇再起风波十三爷说出了七十年前关贺两家的恩怨并劝贺飞和小雪回城里比较好。小雪坚决不同意回城。 汤米为了开发后山到关家找关承山商量,关承山表示开发其他地方关家双手欢迎要开发后山就免谈。 在后山找电子记事本的骆少峰天云看到山耗子拿着记事本在玩,天云费劲力气才从山耗子手中拿回记事本交给骆导演,骆少峰表示现在还不可以走要继续拍摄。 唐虎收拾黑子房间发现一块破,贺飞拿去问十三爷,十三爷肯定的说这是块墓引。而此事小雪知道后又告诉给了汤米,在谈话中小雪感觉汤米对关家的事情了解的非常清楚感到疑惑。 第六集 贺飞把山耗子带回山上并向莫采石说明山耗子哭的原应,贺飞边问老莫是否见过金头人,老莫一口否认。 汤米准备在旅社请两家人吃饭,在和天晴商量请客准备事宜边对天晴动手动脚,站在一旁的唐虎带着杀气看着这个所谓的华侨。 通过局里查出黑子有盗墓前科并告诉了天云同时让他转告给骆少峰。狡猾的汤米想出了要娶天青为妻的注意让小雪去为自己说媒,怀有私心的小雪便一口答应了。天晴得知此事后来和贺飞商量,贺飞说他总是觉得汤米不像真正的投资商但是又没办法查起,天晴表示愿意帮忙。贺飞把当年父亲死的时候手里的一个挂链送给天晴表示对她的祝福。 天云同样也知道汤米想娶天晴的事情,和骆少峰商量后觉得汤米来者不善。天晴用计把汤米的护照拿到手交给了贺飞,而贺飞通过局里很快查出汤米的身份有假。这时候天晴对汤米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并说明自己不想高攀汤米。贺小雪得知此事后以为是贺飞在从中作梗便和贺飞大吵大闹,贺飞一气之下上了后山,其实小雪非常爱自己的丈夫只是不想让贺飞老是惦记着关天晴,贺飞在后山和老莫喝酒后单独下山,昏迷中看到了传说中的“金头”人并其追赶。 第七集 深爱着贺飞的小雪不愿意看到丈夫痛苦的样子便让唐虎把贺飞的行李又拿到旅店。十三爷第二天来看贺飞,贺飞将妻子指开后向十三爷说自己看到“金头”人了。 都在为汤米请客做准备,大家正在讨论开发后山的时候,对关承山忠心耿耿的关家老七跳出来职责汤米,老七认为开发后山是开发商和关家的事情没有必要请贺家人参与此事,贺家族长贺十三认为现在是新社会,后山不是属于谁家的是属于国家的,并且让关家拿出后山的地契。两家人争吵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在眼力。 正在山上放羊的山耗子发现了一具尸体后跑到旅社门口,唐虎把山耗子看见死人的事情告诉了贺飞,两家人不欢而散使汤米感到脸上无光,下决心要亲自登关家门提亲。 骆少峰对汤米所做早就怀疑并让天云想办法打探汤米的口风。 汤米观察形式不对后突然说自己是七十年前腾越镇上关贺雷三大家族中雷家的后人,而且说出雷家族谱上记载了当年三家人所发生的事情,关承山听后表现出无奈的表情,汤米丢下财礼扬长而去。关承山为了保住关家的名声来找大嫂韩月芳。 第八集 韩月芳明确表明如果天晴嫁给汤米她就撞死。 局里派陈梅来到了腾越镇,骆少峰对陈梅到来感到对自己的形式越来越有利。 关承山向利用贺飞来劝说天晴嫁给汤米边不顾族长的面子来找贺飞,天晴表示即使关承山把自己开除关氏家族她也不嫁给汤米,贺飞劝说了关承山后并答应去劝说天晴的母亲韩月芳。 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人敲开了汤米的房门在汤米头上砸了一板砖,小雪来到旅社让贺飞一定要抓住凶手并且严办,心里已经有答案的贺飞让天晴自己处理此事。 陈梅一人在山上勘察遇到了正在拍摄的骆少峰和天云,贺飞来到关家后发现韩月芳织的布和自己遇到“金头”人时“金头”人腰里缠的布有所相似,于是自己偷偷藏起了一块,在和韩月芳谈话中韩月芳告诉贺飞汤米是雷中行的后人。派出所的人在唐虎床下找到了唐虎做案的物证并把唐虎带走,天晴来找贺飞帮帮唐虎,贺飞说私聊可以去直接找汤米。贺飞把从关家偷来的花布和之前在垃圾筒里捡来的破布和陈梅对比。 关承山来旅社找天晴为了关家的颜面要顾全大局,天晴坚决再做牺牲品,关承山无功而反。 二人在分析案情的时候贺飞认为调查汤米的同时也应该调查小雪,陈梅反驳贺飞是不是有反病了怎么可以怀疑自己老婆,这句话激怒了贺飞,二人争吵后陈梅来到河边碰巧遇到小雪,小雪暗示陈梅是否去调查一下天晴。 第九集 陈梅把唐虎保出来的条件是让唐虎监视天晴,唐虎回到旅店告诉天晴陈梅怀疑黑子的死和她有关,天青颇为伤感。贺飞拿了花布来找天晴想让天晴辨认,天晴很生气的告诉贺飞直接把她抓了就可以了不用再调查了,贺飞感到奇怪便来找陈梅问可究竟,陈梅说关家所有人都是怀疑对象。陈梅向李局汇报了贺飞的想法很难接受,贺飞要求回局里得到局长的同意。 家人的逼迫和警察的怀疑使天晴感到对生活的无望,天晴决定嫁给唐虎。所有人听说天晴要嫁给唐虎感到荒唐。汤米告诉关承山关雷两家可以修改族谱,统一口径,关承山搪塞修改关家族谱自己做不了住。天晴在和母亲聊天中发现她带着的挂链和贺飞送给自己的连坠好象是一副。 回到局里的贺飞准备放弃腾越镇案子,李局讲述了20年前自己对贺飞父亲定案不一直牵挂在心,有意把贺飞安排在刑警队并且等贺飞也为自己破了20年前的案子。李局下命令让赵队把贺飞的枪还给贺飞。贺飞重新回到了小镇, 在后山拍摄的骆少峰拿着黑子六下的图纸四处拍着发现目标在莫采石小屋附近。 第十集 贺飞回到旅社后天晴说自己母亲的挂链和贺飞送给她的链坠好象是一副,贺飞怀疑当年父亲的死是否和韩月芳有关系。贺飞回到家再次问十三自己父亲当年上后山的情况,十三爷说出了真相,当年贺诽父亲上山确实是去盗墓,否认了贺飞父亲带链坠的事情。贺飞想看看韩月芳的链坠并让天晴帮忙,天晴回到家后四处寻找却没有找到。韩月芳说不小心丢了。贺飞不相信韩月芳的推辞,决定亲自去问韩月芳。 在庙里贺飞遇到了烧香的韩月芳,贺飞再三说明只是看看挂链。但是韩月芳坚决表明已经找不到了。 为了顺利在莫采石小屋附近找到传说中的第七个墓穴骆少峰利用山耗子在屋子附近走来走去,陈梅在一旁监视着骆少峰和莫采石的一切行动。为了使山耗子听话天云说自己丢了10块钱让山耗子不停的找来找去,白天的拍摄告一段落,天云让山耗子晚上出来找钱, 山耗子晚上出来寻找天云丢的10块钱被“金头”人吓疯, 经过前几次的教训证明只要看到“金头”人的人没有一人幸免为什么只有山耗子没死呢? 汤米屡次进出关家大宅,骆少峰一直担心他会坏自己的事情并处处提防,汤米已经对天晴是否同不同意嫁给自己淡化,而现在最关心的是不但想把后山买下而且还要关家大宅。 第十一集 山耗子在后山被吓的疯了。尽管他嘴里总念叨“金头”,可单凭一个本就是有智残的人的疯话,就认定山耗子是被“金头”吓的,也未免太过武断。骆少峰也没有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而且莫采石又是不依不饶的,成天领着山耗子没事就泡在小旅店里。莫采石倒是不再跟骆少峰动粗了,可骆少峰的名声算是叫他彻底搅臭了。只要他一出房门,唐虎一准要高声的问他是不是又上后山拍景,生怕小旅店里住的贺飞和陈梅不知道他骆少峰要出门了似的。关天云心虚,不太敢来小旅店了。汤米看出了这里面的奥秘,每当山耗子来小旅店,他都做的很有同情心,趁着人们的注意力都在关注骆少峰身上,汤米出入后山似乎没有什么人关心,何况他和贺小雪全是为了山耗子的疯病才上后山的。骆少峰感到更加可恨的是,汤米竟然跑到自己的房间里询问他究竟在后山发现了什么。 骆少峰似乎对莫采石的纠缠能猜出几分用意了,但他那夜跟在山耗子身后上后山,却什么也没看清,只听山耗子尖叫了一声,那声音和他听到的黑子的惨叫声一样的恐怖,他真的拿不准莫采石究竟是不是“金头人”,甚至不能肯定山耗子究竟是不是真的看见了“金头人”,受惊吓的人会产生许多幻觉的。被莫采石逼的没了招儿,骆少峰瞄上了汤米,他搬出摄像机咬了汤米一口。那里面他记录了汤米和关天云漫步后山关家祖坟的画面,哄山耗子在后山帮自己找东西的是关天云,关天云跟汤米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都知道关天云没什么心眼,躲在背后摇鹅毛扇的人该是汤米才对。谁能说汤米死盯着关家大宅没存坏心眼。 关天云和汤米的这层关系小旅店的人都知道,这使汤米觉得自己比窦娥都冤,自己什么时候给关天云支过让山耗子去后山“探雷”的臭招儿? 骆少峰这一口也咬醒了汤米,骆少峰来桃花涧根本就是冲着“金头”来的。本想私下黑唬黑唬骆少峰了事,不曾想骆少峰突然变得油盐不进,竟拉他去找贺飞裁断。 汤米被逼到了绝境,咬住黑子是盗墓人这点也把骆少峰往死路上逼。二人在贺飞面前争吵的十分投入。贺飞冷眼看着,揣摩着他们的心思,冷不丁冒出一句劝他俩离开桃花涧这是非之地的话,竟使二人当下干在了贺飞的跟前。片刻缓过神来,信誓旦旦明天离开桃花涧。 陈梅算计夜里肯定有人要上后山,让贺飞跟她一道上山潜伏,贺飞告诉陈梅好戏在明天,今夜肯定平安无事。陈梅在后山蹲了半宿,贺飞一觉睡到了天明。 第二天吃过早饭,汤米和骆少峰谁都没离开桃花涧。汤米说自己本就是桃花涧的后人,光明正大的回来开发家乡,身正不怕影子斜。骆少峰则是在长途车站看着长途车开走后,扛着机器又转回来的,他俩心里明白,这档口得死扛,谁掉链子谁完蛋。 山耗子的事也闹的关承山心神不宁,他把自己关在“三英堂”一宿没出来。每当关承山要做出重要决定前,他都会把自己关在“三英堂”里,跟祖宗们念叨上一晚上。这也是关家传了几辈的规矩。一早,关承山从“三英堂”里出来,岁月不饶人,熬了一夜的他显得有些脱行了,大宅里的人都不敢正视关承山。关承山谴人上山把莫采石喊了下来。莫采石进大宅见天井里已经聚了不少的人,看看村里有头有脸的老人该来的人都来了,住小旅馆的人也在,莫采石如丈二的和尚一时真的摸不着头脑了。关承山指点着人在天井里挖出个箱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仅剩的两根“黄鱼”。原来传说中的“金头”当时就被贪心的匠人调了包,关家追回了黄金,近百年来接济了受灾的乡民祖上就留下了这院大宅和这点家财了。关家散金赈灾桃花涧老人都知道,关承山的一番话语竟令流传了七十多年的关家密葬“金头”的传说烟消云散。 贺飞在关家大宅里见到了关天晴,一场病使关天晴伤了元气,听说关承山把贺飞也请进了大宅,关天晴着意打扮了一下才到的天井。贺飞还是看出关天晴日渐憔悴的面容十分心疼。贺小雪见了关天晴的样子,象是觉得自己对贺飞和关天晴做的有些过分,从关家大宅出来就对贺飞表示有意成全她跟关天晴的好事。借关天云被关承山训的不敢着父亲的面,大宅里又向来缺女人照顾之隙,贺小雪提出进大宅照顾韩月芳母女。贺飞被贺小雪突如其来的变化搞的有些措手不及, 贺十三象是不信关承山的说法。骂贺飞、贺小雪香臭不分,放下自家的长辈不顾,上关家去献殷勤